丈八石佛出渼陂

说渼陂,道渼陂,渼陂就在户县西。

自从升起丈八佛,渼陂泛舟有名气。

要说渼陂,就要先说丈八石佛。因为丈八石佛是渼陂湖的根根,如果离开根根说稍稍,渼陂湖就无从说起。

据说,很早很早以前,在距离户县城西南十里处的涝河紧西岸,有一座松柏苍翠,野草丛生的大土山。这里地方偏僻,除了附近村里几个娃娃常在此放牛外,很少有人光顾。

有一段时间,每当太阳落山,娃们背起草筐,赶牛回家的时候,就从地里发出一阵“嗡——嗡——嗡——”的响声。接着便听到有人隐隐约约在喊:“出——来——了——没——有?”可朝周围一看,连个人影影也没有。他们都觉得奇怪,就把这事告诉了村里人。老一辈说:“大概是神要出山,佛要显灵了!”

这一天,放牛娃们又听到:“出来了没有“的问话声,他们为了探个究竟,就齐声喊道:”出——来——了——“这声音传得很远很远,不断地在山林间回荡。时间不长,就听到”轰隆,轰隆“几声,并引得天鸣地响,只见从山顶上冒出一股浓烟,紧接着云烟丛中,露出了一尊石佛,打坐在莲花宝座上,顿时,烟消云散,天朗气清。只见石佛端然稳坐、神采奕奕,面带微笑、慈悲可亲。

山神显灵,山崩佛出,前来拜谒的人络绎不绝。后来,上边招募来能工巧匠,建造了庙宇。因石佛高过一丈八尺,因而庙宇取名为“丈八寺”。一时,善男信女,前来进香者,有增无减。

可是,丈八寺建成之后,经常有暴雨落下,涝河不时发大水。白浪滔天,不断的冲毁房屋,淹没庄稼,畜禽临死,人命岌危。众百姓,佛弟子,面对重灾,无力战胜,痛哭黄天,于是便纷纷烧香请愿,祈求丈八石佛怜念众生,除灾免难,平息水患。在大家虔诚的祈祷下,大佛爷抬起了右手,伸出无名指,朝涝峪口一指,洪水立即退去。涝河两岸的百姓又惊又喜,无不兴高采烈,可是丈八石佛的手刚一放下,洪水又猛泛起来了。丈八石佛又举起右手,伸出无名指,再次镇住了洪水。为了使涝河水永不在佛寺前泛滥,丈八石佛第三次举起右手,伸出无名指,身子朝左边一转,手指又往下按了三下,顿时涝河水骤然改道。从此涝河水出涝峪之后,流经不长,即隐入地下,形成了“十里天桥”。

虽说涝河改道,从根底免去了水患,那知意外的事情又发生了。自涝河改道东去,丈八寺上下二十余里的故道,却变成了一个鸟兽不去,寸草不生,五谷不长,整日蒸热的“乱石滩”。百姓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却又无可奈何,只得又去求丈八石佛。香火点了半个月,就在四月初七这一天,石佛身上忽然出汗了,人们用扇子扇了又扇,依旧淋漓不止。人们又用擦脸手巾擦,可是仍然像泼了水似的浑身汪然。一条条羊肚手巾擦了挤,挤了擦,不知揩了多少次,石佛还是汗如雨下。到了四月初八日,天刚麻麻亮,忽然天空中乌云滚滚,雷鸣闪电,倾盆大雨,哗哗而下。雨过之后,这弯弯曲曲的涝河故道上,积蓄了茫茫大水,形成了一个周长十四里的湖泊。从此,这里就变成了鱼肥鸟旺,美丽富饶的好地方。当天人们还隐约发现,有一个巨人,在湖里沐浴,又绕湖岸游了一圈,尔后化为轻风而去,后来,这湖里就盛产鱼米,亦可泛舟,人们称它为“渼陂湖”。佛教里也把这不平凡的四月八日,定名为“佛浴节”,以作纪念。

有人写了一首打油诗说:渼陂好,渼陂好,地上地下遍生宝。自从天水汇成湖,神话传说知多少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渼陂湖 » 丈八石佛出渼陂

赞 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