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海戏金蟾

民谣云:刘海生来有仙根,家住户县曲抱村。

相传刘海住在户县渼陂湖畔曲抱村,生性憨厚,为人老成,对双目失明的老母十分孝敬。

一日,刘海打柴回来,在村西小石桥边的三角泉内偶然遇见一只奇异的金蟾。只见这只金蟾,生得三只脚,背黄腹白,见他过来不躲不闪。刘海甚为稀奇,与金蟾戏于桥边,直至天色黄昏,才将柴担担回家去。从此,刘海每日路过这里,总要歇肩看金蟾一番。

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刘海渐渐长大了。他担的柴,也由三十斤、五十斤、八十斤,增加到一百几十斤了。这一天,刘海正在山坡上砍柴,突然,一阵急风吹来,树枝随着斧子的起落纷纷落下,柴很快就砍够了。他捆绑好柴禾,正想装担回家,忽然看见对面山坡上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向他飘来。这女子生得窈窕身姿,清秀眉目。说她叫梅姑,从小见刘海在这里打柴,看他是个勤朴、实诚之人,要与他结为夫妻。刘海说他家境贫寒,又有双目失明的年迈老母,养不起她。梅姑告诉刘海:“咱们成了家,你打柴,我纺织,孝敬老母,日子会过得好的。”刘海见梅姑讲得诚心诚意,一时无言答对,但口头上还是不应允。他担起柴担,想夺路而走,哪知梅姑紧追不舍。被缠得无法,刘海只得答应回家和母亲商量过后再说。

刘海回到家里,告知母亲,母亲甚是喜悦。第二天,刘海答应了梅姑的要求。两人高高兴兴下得山来,回到曲抱村,从此结为百年之好。

果然,梅姑是一位勤劳节俭,孝敬老人的好媳妇。母亲高兴极了,刘海也整天乐滋滋地抿嘴笑。刘海路过桥边,对金蟾夸耀说:“俺刘海现在也是个有媳妇的人了,看家、做饭,侍候老母都不发愁了。”金蟾只是向他点点头。

后来,刘海的母亲死了。他们挥泪埋葬了老人,开始了小两口过光景的生活。

有一天,天刮着大风,刘海打柴回来又到了桥边,三角泉里却不见了那只金蟾。正在疑虑间,忽然桥头上出现一跛足道人冲着他说话:“刘海,听说你娶了个好媳妇?”刘海说:“是的。你咋知道的?”道人说:“你不管我是咋知道的,反正崴不是个人,是个狐狸精”。刘海责斥道人胡说八道。道人奸佞地一笑说:“如若不信,你回家装作肚子疼,她便会给你药吃,你把药吞在嘴里后便知她是谁了”。说罢,道人化作急风而去。刘海将信将疑,回到家里,放下柴担,便声称腹疼难忍,并装出受不了的样子在地上滚来滚去。梅姑百般抚慰,也无济于事,不得已转过身去,急忙吐出一颗闪闪发光的丹珠,塞进刘海的嘴里,并一再叮咛,只能含在嘴里,不能咽下肚子去。刘海的肚子疼本是装的,见到了丹珠甚是惊异,肚子也不疼了,一骨碌爬起来问梅姑丹珠是从哪里来的。

梅姑一眼就看穿他是装的,又怕刘海张口一疏忽,将丹珠咽下肚子去。就先要他吐出丹珠,然后问他肚子疼是真是假。刘海开始不说,经过梅姑再三追问,他才将跛足道人的话告诉了梅姑。梅姑一听,也不得不对刘海将自己的情况实言相告:“我在深山修炼了五百多年,因无心成仙,才下得山来与你结为夫妻。你今日遇见的那个跛道人,正是修炼于三角泉里的金蟾所变。它也修炼了五百年,已成为金蟾精,也炼就了一颗丹珠。那贼蟾急于成仙,但功夫不够,欲夺我珠,凑成千年,获得‘双丹’化仙而去,可是多年来未能得逞。不想,他今又施伎俩,欲骗去丹珠,拆散你我美满姻缘。”说罢,呜咽哭泣。听完了梅姑的诉说,刘海明白了真情,气愤愤地提上斧子,要去找金蟾算账,但被正在流泪的梅姑一把拉住了。梅姑说:“怒气冲冲顶不了事,斧子再利也降不了它。刘海问:“那怎么办呢?”只见梅姑低声给刘海说了一阵子。刘海遵照梅姑的嘱咐,带上她的丹珠,常喝摆道地来到石桥边的三角泉。
金蟾听到刘海的声音,立即跳出了水面。刘海有意露出丹珠给他看。金蟾一看丹珠,垂涎欲滴,自知梅姑已经中计,立即跳到刘海跟前,两只眼睛贼溜溜地,恨不得一下将丹珠夺到手里,脱下肚去。可是刘海手中的丹珠,就像镜子里的馍——看得着,摸不着。急得金蟾没有办法,只在刘海的身边打转转。一转眼金蟾跟着刘海手中的丹珠,左转了十八圈,右转了十八圈。自觉得头晕目眩,口中发呕,一时失去控制,吐出了自己炼就的丹珠。刘海急忙拾起丹珠,吞下肚去。从此,金蟾失去了丹珠,只得依附刘海,听从刘海的指挥。刘海叫它吐出金钱,它便吐出灿灿的金钱来。从此,刘海”双丹”具有,得到成仙。刘海戏金蟾,金蟾吐金钱。走到哪里,把钱撒到哪里,救济了无数的穷人。人们尊敬他,感激他,誉他为“活财神”。因而有人说:刘海本是一大仙,四季发财万万年”。

后来,人们为了纪念刘海,在曲抱村建立了刘海庙,称村西的三角泉为“金蟾池”,称石桥为“吐丹桥”,还把他的故事编程戏曲,到处去演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渼陂湖 » 刘海戏金蟾

赞 (5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